仅三成观众支持,翻拍为何还要前“扑”后继?

来源:【新时代·幸福漂亮新边疆】普兰县赤德村高举党旗 夯实边疆党建 发表时间:2019-01-12

[ 字号  ]

原题目:仅三成观众支持,翻拍为何还要前“扑”后继?

新版《流星花园》推出新F4,在其时掀起过一阵热议。

《金粉世家》

《粉红女郎》

《王子变田鸡》

完婚狂

哈妹

现在,“翻拍”已成为“IP”之后又一盛行词汇。曾有数据统计,仅2018年立项的翻拍作品就有44部,《天堂的嫁衣》《王子变田鸡》《金粉世家》《涩女郎》等多部曾经缔造过极大社会影响的作品均单上著名,《射雕英雄传》《倚天屠龙记》等金庸小说更是时隔几年便有新作推出。

相较市场对翻拍的热衷,观众却似乎对翻拍不伤风。新京报记者通过对414位观众的观察发现,只有32.37%的网友支持翻拍,27.05%的网友明确不支持,而大部门观众均呈中立态度。不少观众纠结于,现在悦目的电视剧少,一些经典作品确实值得再次被各人关注,然而所谓“一部剧真正成为经典,正是它被翻拍之后”,大量翻拍电视剧的扑街,让观众也担忧自己的“宝藏回忆”被翻拍完全倾覆。

为何翻拍剧会如雨后春笋般层出不穷?到底什么样的题材适合翻拍?翻拍是否是创作?为此,新京报记者专访多位业内人士和剧评人,揭秘翻拍剧的逆境和突破。

原 因

原创能力不足

现在市场中大多翻拍剧,除金庸的文学经典以外,即是选择了10-20年以前,曾有过庞大影响,进而形成IP的原创影视作品。今年在青春情绪题材上尤甚,例如《王子变田鸡》《红苹果乐园》《将恋爱举行到底》等作品均被市场看中。此类作品的属性和网文IP同理:已有大量的观众基础、内容获得了观众认可、时至今日仍被不少观众熟记。对出品方而言,无论是话题度照旧卖片销售上,翻拍的风险都比原创作品更低,这是翻拍风靡的主要缘故原由。一位不愿签字的平台买片人向记者透露,翻拍剧的话题热度让其自然带有流量,且内容经由市场验证,因此确实比力容易获得平台的关注。

但在业内人士看来,大量都市翻拍剧的泛起,就像良莠不齐的IP涌入,实质上都是原创能力不足的体现。例如《你好,旧时光》《忽现在夏》等剧的热播,让市场处于青春剧、都市情绪剧的风口。观众对该类型有大量需求,但出品方对自己原创能力不自信,因此经典作品的“拿来主义”会降低创作难度和风险,“从受众到平台,翻拍作品对他们而言都没有生疏的感受,比原创剧本更容易接受。这是题材上面的守旧主义。”在制片人梁振华看来,用翻拍来规避市场竞争,以挣快钱,是不少出品方的思绪。由于大部门翻拍并不是以原创的思绪去证实作品的价值,而是机械地把已往观众消耗过的情节,稍加改编就进入市场,更多是在消耗话题。“不管观众怎么质疑,大部门人照旧会关注这个作品。纵然拍完之后有人质疑,但一定会有许多话题。对平台来说,这种IP的影响力一定也会吸引到观众。”据悉现在关于《王子变田鸡》翻拍的话题有1亿阅读,关于《天堂的嫁衣》翻拍的话题突破2亿。

经典IP助推新人演员

除了降低市场准入风险,翻拍也利便年轻的影视公司推出新人。例如柴智屏为新版《流星花园》选出的新F4王鹤棣、官鸿、梁靖康、吴希泽,便因这部有百万粉丝的电视IP一夜爆红。虽然剧集播完后,四人并未像周渝民、言承旭等人一样,以F4的名义一直运动,但却在市场中炙手可热。不少主打训练生的经纪公司也最先涉足偶像剧翻拍,例如新版《薰衣草》出品方是北京乐华圆娱公司,即范丞丞、朱正廷、孟美岐等人所在的乐华娱乐。

制片人李楠(假名)坦言,不少出品方或者经纪公司都在近两年招募了大量的演员训练生。对公司而言,自己的艺人首先性价比高,档期好商议,且通过“老带新”能够尽快打着名气。但数目的扩增令快速消化训练生资源成为难题。除了与着名艺人绑定以外,让其主演拥有粉丝群体的IP即是最便捷的消耗方式之一。“经典IP自然带有关注度,无论口碑好欠好,能够快速捧红明星是许多翻拍剧都验证过的,就像新版黄蓉的饰演者李一桐和新版F4一样。”

风 险“原汁原味”反而不讨好

翻拍蔚然成风,但翻拍是否真的是一条捷径?在业内人士看来,翻拍的题材、内容,是首先需要考量的。今年立项的翻拍剧可分为两种:一是有经典文学加持的作品,例如《金粉世家》和金庸所著的经典武侠文学等。另有一类即是以台湾偶像剧为首的都市IP剧,例如《王子变田鸡》《涩女郎》《掷中注定我爱你》等。

纵观近两年的翻拍作品,武侠IP翻拍仍有不少乐成之作,例如李一桐版《射雕英雄传》口碑不俗,新版《倚天屠龙记》仅预告片便引无数粉丝期待。但都市、偶像、言情IP,大多却被冠上“哗众取宠”的标签。例现在年柴智屏亲自操刀翻拍的新版《流星花园》,虽然点击量和微博话题很热闹,但豆瓣评分只有3.2,不少网友吐槽剧情傻白甜、配音粗拙。《天堂的嫁衣》宣布翻拍后,虽然剧情和原作差异不大,但仍有年轻观众坦言“率性女孩与富二代相爱相杀”的恋爱故事早就过时了。

到底什么样的题材适合翻拍?在梁振华看来,由于武侠、古装、年月剧的剧情经由了时间洗礼,故事时效性较弱,因此即便现在拍,金庸小说、《金粉世家》等作品无论从情绪支持,到影像出现、特效手艺的升级,都不难赋予新的表达。“只要创作者能保留经典原著的头脑精髓、情节主线,照旧很有可能获得观众喜好的。没有过大的时代审美差异。”

但反观都市、言情、偶像IP,大部门都带有强烈的时代情绪共识,翻拍的风险也会随着时代转变而提高。梁振华以上世纪90年月的电视剧《将恋爱举行到底》举例。昔时该剧引起庞大惊动,正是由于触动了70、80后的情绪末梢;但现在的网生年月,观剧主体是90后、00后的年轻人,若是把《将恋爱举行到底》原汁原味翻拍,一定与当下年轻人的情绪认知脱节,“就像琼瑶的作品在昔时风靡,正是由于生涯艰难,她为观众造了一个很美的梦。但现在年轻观众都喜欢看具有强烈征服意味的"大女主"戏了。因此想要切合现在观众的审美,一定要举行倾覆式的改编。但完全倾覆后,《将爱》照旧《将爱》吗?《还珠格格》照旧《还珠格格》吗?”梁振华坦言,现在年轻人爱看的是《致我单纯的小优美》《人不彪悍枉少年》这类越发生涯流的青春剧,即便蛮横总裁爱上灰女人的IP剧翻拍质量上乘,但若是真的“延续经典”,一定会与今世情绪表达发生落差,很难再复制社会影响。

新版电视剧《涩女郎》的编剧顾小白表现,他接下《涩女郎》改编事情,是以为这部漫画有强烈的时代共性,具有再次翻新的价值,“这部作品写出了多数市人的种种精神逆境,有点疯狂,甚至有点迷失。朱德庸昔时的漫画特殊具有前瞻性,这四个主要人物放在差别年月,观众都能找到自己的影子,以是在当下完全有可以创新的可能性。”

翻拍仍需创作力

怎样将一部经典IP通过二次创作,重新与时俱进,是创作者疑心的源头。不少编剧都以为,大部门翻拍做得欠好,正因其违反了创作纪律,只是机械性地复制。一位编剧坦言,许多编剧方在写翻拍剧本时,都是重新捋顺人物关系、将主要剧情保留、经典台词也原封不动地复制。所谓创新,不外是让人物配景更切合当下,扩容配角的戏份而已,“由于许多剧方担忧,倾覆太过头,原剧粉丝不买单;不改编的话,剧情又显得过时。以是机械性地复制是最保险的,不仅对编剧要求不高,还能够打着"还原"的旗帜吸引观众。”

梁振华也坦言,许多翻拍从实质上讲很难归为创作,大多都是在单纯消耗已往的内容,为新作制造话题,但损失了和经典作品对话或致敬的意义。“翻拍的意见意义就在于,我们要用今天的时代,去看待已往的内容,并为它赋予全新的时代意义和影响力。古代经典翻拍,我们需要通过创作写出当今年月对它的明白;时装剧翻拍,也应该要有绝对掌握,在某个领域和已往时代做得完全差别。”

新《涩女郎》怎么改?

顾小白在改编《涩女郎》时便试图接纳新时代的对话方式,重新以新视角审阅《涩女郎》中的四位都市女性和她们的恋爱、婚姻观。但他坦言,保持原本的特色,又能与当下联合,这样的精准再创作,对编剧很有挑战性,“现在跟《粉红女郎》播出的时间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,即便时隔三年、五年,社会都完全差别,以是我们需要更切合当下年轻人的生涯态度。好比以前的完婚狂,放现在她可能也是天天喊着完婚,但我们没须要再质疑她了,由于这个年月许多玉人也可能是完婚狂。以是我们要挖掘今世的完婚狂她想追寻什么。好比哈妹,放在现在可能就是一个90后,甚至00后,她的属性会带有更多的梦幻色彩,她可能会玩cosplay,会打热门游戏。”顾小白坦言,以前看过《粉红女郎》的观众,也许会以为新版有一些倾覆性,但现实上翻拍的作品需要看出日新月异,“我们希望让它更合理地创新,或者说是在更切合现在时代情况的条件下,举行更准确地创新。”

采写/新京报记者 张赫

责任编辑:

中国工程院
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 收藏本站
地址:北京市西城区冰窖口胡同14820号 邮政信箱:北京8098信箱 邮编:100068 工程院位置图
电话:8610-5969369 传真:8610-5976155 邮箱: bgdft@cae.cn
Copyright © 2008-2018 ICP备案号: 吉ICP备156082号-1